《被大家遺忘很久的文,終於昨晚又即興的接棒下去了!》

 

這次是大家一起想,不過因為跟前幾篇距離的時間比較久

所以就在這邊附上前幾篇的連結 

01 02 03 04

----------------------------------------------------------------------

 

兩個衛兵粗暴的拖著因亂丟垃圾而被關入大牢的詠赭,邊走邊對話著。 

「太好了!這下這個月的業績又多一筆了!」

「是阿,不然每個月沒拿績效獎金還真是活不下去。」

 

詠赭邊聽著侍衛們的閒話家常,一邊被拖進陰暗的地下牢獄大門內。

「進去!」侍衛將詠赭一把扔進大牢裡。 

難得可以賣弄一下侍衛的威嚴,他們怎能輕易放棄呢?

  

「等等,這大牢也太........不牢了吧?」進了牢房之後的詠赭喃喃著

 眼前所見的牢房,放眼望去,除了一面是鐵欄之外,其餘隔間全部都是布簾......

  

「搞屁阿!需要這麼省成本嗎?」

詠赭心裡這麼想著,卻也暗自欣喜這:事不疑遲,還是快點找到勞坂吧!

 

 

「大家看,那人身上的配件,是勇者耶」牢房裡有人突然冒出這句話,引來一陣騷動

「跟勇者要簽名,拿出去會有人買嗎」

「不像吧,勇者怎麼會被關進大牢」(不行喔!勇者不能犯法啊!)

「簽名?你要叫他簽在哪裡啊?」 

「對喔!沒有地方簽!」 

「簽衣服啦。」(X阿!你們有筆嗎?要我寫血書阿!)

「我想簽我這間房間的門簾」 

「有人要買嗎?有犯罪紀錄的勇者。」

「說不定特別值錢喔!」(我是豬肉啊!稱斤稱兩的!) 

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著,對著詠赭指指點點,他臉上緩緩的浮現不耐煩的神情

「這裡的人也太愛對人指指點點了,連大牢也不例外」

  

在眾多「勇者!」的嘈雜聲中,不是勇者的詠赭終於在一塊骯髒布廉後面

發現了已經被打成豬頭的勞坂。

 

勞坂用不知從哪扯下來的廉布遮住臉,似乎不肯露出臉來。 

詠赭靠近過去拍拍他的肩膀,企圖與他對話。 

「那個...不好意思...我想.... 

「呀!!!不要靠近我!!!不要打我!!!不要看我!!! 

勞坂非常激烈的抗拒並大聲哀嚎,讓詠赭突然不知如何是好。 

 

而勞坂的舉動似乎也嚇到了附近的牢犯,頓時整個牢獄鴉雀無聲。

詠赭急忙說:「好好好...我不靠近你...你至少把布拿下來吧...我想好好與你談一談」 

 

聽了這句話,勞坂顫抖的身子稍微緩和下來,膽怯並小聲的回答。 

「真的不會靠近我......看到我也不可以笑我...... 

在這種情況下,詠赭當然連聲說好來應付勞坂,以免問不到他想要的情報。

  

勞坂怯生生的拉下布廉後. 

空氣彷彿凝結了三秒之久。

 

 

詠赭頓時哭了 

原來他說錯了!

 

原來勞坂不是被打成豬頭,而是他根本就是一個豬頭!(獸人種族) 

 

「對不起...我錯了....噗」詠赭流著懊惱的淚水,但想到勞坂如何把他的豬頭塞進人皮面具裡,忍不住噗嗤了起來。 

「你還是笑我了!!!」勞坂激烈的對詠赭嚎叫著,並再把布廉遮住臉。

 

 

 

詠赭強忍著笑,制住他拉回布廉的手臂。

 「你要勇敢的........面對現實啊!噗嗤!」

 「阿!!!!我不要阿!!!!

  

「那交給我吧!」

此時,從眾勞犯中傳出一股正氣凜然的聲音

彷彿摩西闢海,從人群中間打了一條路 

 

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走了出來,身旁散發著無與倫比的白光

 

唔!好刺眼!詠赭心中不禁這麼想著

 

 

 

「吾名糖果唬,字乾掉膚,就讓我施展久未使用的密傳絕技來讓這位不堪入目的兄弟再度見人吧!!!」糖果唬說完便走向勞坂,詠赭也退到一旁看著白袍老者。

 

果唬屈膝蹲下,輕聲的道:

 「沒關係,展現你的面貌在我眼前吧,世間上的一切都是美麗的事物,只要心地善良,任何事物都是美的,揭下那遮住你美麗容顏的布廉吧。」

 

剛剛誰說「那位不堪入目的兄弟」的啊?詠赭心中這麼想,一邊在旁觀看著。 

 

「真的...」受到激勵的勞坂再度拿下布廉

「沒錯,就是這樣,把你美好的....噗」沒想到糖果唬也沒法忍住笑意的噗哧了出來。

 

 

 

但在勞坂又想把布廉拉上的一瞬間!!! 

 

糖果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施展了一招 

「嚇!看我的『還、你、帥、帥、拳』!!」

 

這時從勞坂的臉面閃出一陣白色激光!與糖果唬身上散發出的白光相互輝映

頓時,整個牢房都成為白色的

 

 

 

當閃光散去後,詠赭揉著被白光閃到的眼睛

注目一看! 

勞坂從豬頭人變成了!!! 

  

「居然是!!!帥氣的豬頭人!!!?」

 

這樣還是豬頭人阿?有差嗎?詠赭心中如此想著並打算吐槽時 

勞坂將布廉丟到一旁,雙手緊握著糖果唬的手!「感謝你!!!這樣我又能重新見人了!!!也不需要依靠燕窩了!!」勞坂看著糖果唬,感恩的這麼說著。

 

 

 

『這樣也行??剛剛有發生什麼事情嗎?好像只是被貼了假眉毛和戴了眼鏡吧?』眾人心裡如此想著。

「算了啦,他們開心就好。」本來嘈雜不已的大家一哄而散。

 


此時從牢獄外傳出了此起彼落的呼喚聲

 

「喂!有看到乾掉膚大人嗎?

「乾掉膚大人的老人癡呆症又發作了嗎?他這樣還能當護國大法師?

「可是他的魔力是無人能比的啊!總之趕快找一找吧!白袍乾掉膚大人!」

 


而當大家回頭望向糖果唬本來的位置,發現只剩下勞坂站在原處


糖果唬卻消失的無影無蹤,如霧散去一般,無聲無息。

 


「遠處傳來一陣笑聲:哈哈哈哈哈,別人笑我老番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哈哈哈哈!!!咳咳.......」這一陣爽朗的笑聲,卻因為不小心被口水嗆到而暴露了行蹤。「糟了,快溜」


 


「啊!乾掉膚大人找到了!」


「快抓住他!不對....是請他停下!」


 

隨著吵鬧聲的遠去,詠赭逐漸回過神來,赫然想起本來的目的。

「刑期只有一天,進入大牢不知不覺已經耗上了半天的時間,這裡的探查狀況實在不如預期。不過勞坂剛剛好像說了私藏燕窩的原因,是想要讓自己變得體面一些。那翠衣少女呢?該不會.....她也是豬頭人吧?……

詠赭將事件連串思索,心裡卻越想越毛了起來。

 


-----------------------------<2009.05.17 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urwoods 的頭像
ourwoods

奧爾森林

菁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