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遙遠的西北方,有一個小小的國度

那裡有著一個很美的傳說,流傳了好幾千年


那裡的人們是這樣描述的:

「森林的深處有一個高塔,高塔上面住著一個神仙。

   那神仙的法力不像一般童話中的神仙那樣神奇萬能,但就是有他特別的地方

   那就是讓人想追尋又害怕的.......「謎咒」的力量。

   「謎咒」,顧名思義就是一種類似詛咒的魔法。

    而它謎樣的魅力,就是可以帶給人幸福,也帶給人不幸。

   至今傳頌最久遠的關於謎咒的故事,就是那"口水耳環"的傳說.......。」



「口水耳環?聽起來超噁的....」路過的勇者聽完村民的描述後這麼說著。

「噓!小聲點,最近城裡新頒了一個法令,規定所有人不准在口頭或紙上談論關於"口水耳環"的故事,否則阿...」村民甲邊說邊恍恐的四處打量著。

「否則怎樣?」勇者好奇的問。


「不會怎麼樣。呆子」村民甲大笑然後轉身離開。


「瘋子阿..........= =」勇者一邊滴咕一邊幻想著關於口水耳環的傳說,究竟是怎麼樣的故事。

                                 ---------------------------------------(電波波接棒!)--------------------------------------

什麼口水耳環嘛,是用口水做的嗎?也未免太噁心了點吧。
誰會想要把口水掛在耳朵上…不,應該先想想那是誰的口水才對…?
正當勇者忘我的思考著口水耳環的事情時,
後方餐廳傳出了一聲怒吼。


「小偷啊!!!!!」


只見一個穿著翠綠色衣服的少女拿了一袋不知名的東西從一個店家跑了出去。


「不要跑~~~~~」


少女邊跑邊吃力的將袋子在腰間上繫牢,完全不理會後方氣喘吁吁的老闆,
一個勁兒的向村中的另一端奔去。

「別跑、別跑啊……」微胖的老闆最終還是追不上輕巧的少女。

看到少女的身影越來越小,他也放棄了。


「怎麼了?什麼東西被偷掉了嗎?」在市集上的商家們紛紛過來慰問老闆。


老闆稍稍穩住了呼吸之後,說出了讓大家都驚訝不已的答案。



--燕窩被偷走了。



「什麼!!」
「你竟然私藏燕窩!太不可原諒了!」
「我真是看錯你了…看你平常一付憨厚樣,沒想到你…!!」
「你是想偷偷幹什麼對吧!!」
「不可饒恕!」只見村民們一擁而上,市集頓時暴動起來。

看到此景的勇者,丈二金鋼摸不著頭腦。燕窩不就是燕子的口水嗎?
聽說那在東方的國家算是一種高級的補品,為什麼大家會對燕窩--

突然,他想起了方才村民跟他說過的事:

      
最近城裡新頒了一個法令,規定所有人不准在口頭或紙上談論關於"口水耳環"的故事…


等等,這個口水耳環…可是那口水耳環,跟燕窩有什麼關連?
明明村民可以像閒聊般的跟我談起口水耳環的事,那為什麼只不過是個燕窩,可以引起那麼大的騷動!?
他越想越不對勁,整個市集的暴動也越演激烈,那瞬間勇者似乎還看見有血飛濺在攤販的棚子上。


「你們在幹什麼!!!」伴隨著刺耳的哨子聲,大批衛兵來到了市集內,鎮壓住現場失控的情況。


擠在中間的人群漸漸散開,只剩下被打的鼻青臉腫的老闆倒在地上,不時的抽蓄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個看來四十來歲,蓄著八字鬍,穿著衛兵制服的方型臉男子走出衛兵群問道。看來他是隊長般的人物。

現場一片鴉雀無聲,沒有人敢回答方型臉男子的問題。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方型臉男子伸手就把老闆給拎到臉前。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無力回答,老闆只是不住的抽蓄跟喘息。

方型臉男子眉一皺,把老闆扔回地上,轉身向人群大步邁去。看到他朝向自己逼進,村民們慌忙散開。


「喂!我問你!」方型臉一把揪住勇者的領子,「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被抓住的勇者來不及反應,撲鼻而來的煙味更是嗆的他無法思考。方型臉似乎不是很滿意他的反應,氣的大眼瞪小眼,每一個字都很用力的重覆一遍。


「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

「他…老、老闆的……」勇者的領子被揪到無法呼吸,他只能很勉強的從喉間擠出話來,「老闆的燕窩…」

「燕窩?」聽到燕窩,方型臉臉色一變。他甩開勇者,馬上踱步回到老闆身邊。

「餐廳的老闆,」方型臉男子臉一沉,「有人指出你似乎藏有燕窩,這是真的嗎?」


老闆用盡吃奶的力氣,微微的點了頭。看到此景的衛兵們,立即展開陣型包圍了老闆。

方型臉皺了皺眉,似乎在掙扎要不要宣判結果。「……雖然你甫搬到這個村裡還不滿一個月的時間,不過因為你私藏燕窩,觸犯了『禁口法』。本院必須將你逮捕歸案,進行審判。」話未落,即有兩位衛兵上前將老闆架走。見老闆被架走,方型臉也板著一張臉,走在隊伍前方離去。

事情似乎結束了,聚集在現場的村民一哄而散。大家都像沒事一樣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只剩茫然的勇者留在原地。


「很不可思議對吧?」剛剛跟他聊天的村民又靠了過來。

「……發生了什麼事嗎?」勇者迷惑的問道。

村民摸了摸鼻子,賊賊的笑著。「我啊,大概比那個老闆早三個月搬來吧。我是從北方來的,當時剛剛那個方型臉說的什麼『禁口令』才剛頒布不久--啊,『禁口令』就是我講過的那個禁止討論跟口水耳環相關事情的法令。」

「為什麼不能討論口水耳環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搬來後大家就這麼告訴我。我也不想惹事上身,所以也沒多問。」

講是講不想惹事上身,那你怎麼還敢跟我大剌剌地講口水耳環……根本是沒事找事做嘛,這種人就是這樣。自以為自己很有一套,結果真正出問題了又躲的遠遠的,把過錯都推給別人……勇者心裡忍不住嘀咕了一下。

「可是啊,法令是這麼頒布的,還是有很多人私底下在討論口水耳環。」嗯,這我知道。你現在不就這麼做嗎?
看到勇者漫不經心的表情,村民有點不高興,「不過這個禁口令本來就只是嚇阻之用啦,實際上也不會罰的多重。比較麻煩的是另外一項法條。」

「另外一條?」


村民點了點頭,「那就是持有跟口水有關的東西。」


聽到這裡,勇者傻住了。「跟口水有關的……那你們都沒有口水嗎!?」

「怎麼可能沒有?我是指像燕窩那種東西。」

照村民的說法,只要家裡被發現有跟口水有關的東西,就會被衛兵帶走並且判刑。聽說下場會很可怕,所以還沒有人敢違抗過。

「不過那個老闆從東方來的,那個燕窩好像是他家人留給他的東西…我明明叫他處理掉了。」村民嘆了口氣。

                                 ---------------------------------------(4/30-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urwoods 的頭像
ourwoods

奧爾森林

菁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